16岁少女没来月事,扒下裤子一看医生吓晕了!

10-08 19:30 首页 枕边读刊

001:小三登堂入室

  大年三十这一天,我这一辈子都难以忘记。

  我忙前忙活,做完几大桌子菜后,累得腰酸背痛,正准备休息一会儿。

  婆婆突然让我多增加了几个菜,还特意叮嘱不让放辣椒,且少放油。

  我心里挺纳闷,家里人的口味我都清楚,一个个无辣不欢,怎么突然要做几道这样清淡的菜。

  难道是有外人要来跟我们一块过年吗?

  我有些疑惑,却也不敢多问什么,毕竟婆婆对我一直就很不满,我也不想在大年夜惹她不高兴。

  “太太,少爷说,需要晚点回来,机场回来的路上堵车。”正当我走向厨房,管家对婆婆说道。

  听到这句话,我心里犯起了嘀咕。

  管家口中的少爷,是我的老公席慕深,办公的公司就在市区,怎么会去了机场?

  我对他要去机场做什么,并不清楚,毕竟我们虽然结婚七年,见面的次数却少的可怜,所以这种知会行踪的事,他从来没做过。

  我会嫁到席家,全是因为我爸爸的缘故。

  我爸慕正雄曾经是席慕深他爷爷的司机,在一次意外中,为救了席老爷子,他牺牲了。

  爸爸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在他走后,我能过得好。

  席老爷子便当场决定,让我当他的孙媳。

  也就是席慕深的妻子!

  在服丧期满了之后,我嫁入了席家。

  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因为爸爸是席家司机的关系,我小时候就经常出现在席家,从第一次见到席慕深,他在我心底,就扎了根。

  一晃就是十五年。

  我爱了席慕深十五年,当了席慕深的妻子七年。

  可是,我知道自己,从未进驻过他的心。

  但无论他对我是怎样的态度,我依然本本分分的做一个好妻子,希望有朝一日,他能对我有所改观。

  听到他马上就要回来,我内心充满欣喜,一颗心如同少女般雀跃,做菜的时候,仿佛都没那么累了。

  “少爷已经停好车了,太太让我来问问你这边,菜做得怎么样了。”正在我忙着做菜的时候,管家过来知会了我一声。

  管家的语气,带着一种冷漠,如同在跟在他眼中,我其实不算是少奶奶的身份,充其量,是一个比他的身份还要低一等的佣人。

  这偌大的别墅里,没有别的佣人,我是少奶奶,但家务活,都由我来做。

  可我没有怨言,席家能让我嫁给席慕深,对我而言,我知足了。而且这些活,本就是一个妻子该做的本分。

  不过有时候我也苦笑,如果不是别墅该多好,我多少能少做点事。

  端了最后一个菜上桌,席慕深还没回来,我吐了口气,连忙解下围裙,准备去洗个澡,换身衣裳,再化化妆。

  一身油烟味,满脸汗渍,我可不想就这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就在我要进房间去的时候,婆婆却开始叫人吃饭了,一时间,散落在别墅各处的亲戚朋友,全都走了过来。

  席家是一个大家族,而聚在这里的,还只是席家的一小部分。

  可就是这些表姑,姨妈,甚至是舅舅之类的,聚在一起,也够坐满三桌。

  我暗自庆幸不是在爷爷家,否则,我一个人,忙得吐血,都做不完一家子人吃的饭菜。

  婆婆说了开饭,让我很郁闷,因为这意味着席慕深已经到了,并没有时间再让我去收拾自己。

  刹那间,我着急得想哭。

  视线穿过客厅,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的到来,给整个热闹的别墅,带来了一丝冷意。

  而光芒,却被他尽数的抢了去。

  男人穿着一身纯手工制作的黑色西装,身材挺拔,细碎的黑发显得有些凌乱,划过他饱满而冷冽的额头,一双幽冷的凤眸,不带着丝毫温度,如同那张微微抿着如同刀片一般的唇瓣,冷漠淡然。

  席慕深,我的老公,也是我深爱着的男人。

  上一次见他是三十四天之前,他却从未变过,依旧这么冷傲俊美,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我下意识的想要将自己隐藏起来,害怕被他看到,此刻卑微的自己。

  强打精神,我还是朝他走了过去,想以一个妻子的身份,去替他接过手里的公文包。

  然而,他半侧过身体,望向了他身后的黑暗之中。

  一个身穿白色貂皮大衣女子,朝前走来,从黑暗中慢慢的显露身形,她挽上席慕深的手,而席慕深的脸上,也露出罕见的微笑。

  那种笑容,我从未看过,也从未拥有过。

  心脏部位,传来尖锐的刺痛,仿佛利刃刺入,疼进骨髓,化进灵魂深处。

  那个女人,我知道,是方彤,席慕深深爱的女人。

  方彤,京城里的一线明星,无论长相、身材还有学历都是一流,天之骄女,是我在任何一个层面,都无法比拟的。

  她站在席慕深身边,郎才女貌的一幕,刺痛了我的眼睛。

  “还不快点去招呼客人。”正当我出神的时候,婆婆拧住我的手臂,不悦的对着我命令道。

  我吃痛的倒吸一口气,却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现出来。

  我迈着似乎不属于自己的双腿,朝着席慕深和方彤走过去。

  “方小姐,好久不见,没有想到你今天会过来。”我伸出手,忍住声音里的颤栗,说道。

  方彤却只是瞥了我一眼,似乎是发现了我手上的油污,轻轻的碰了下,便快速的收了回去。

  她漂亮的脸上带着一抹温和甚至是得意道:“席太太,的确很久不见,你好像更憔悴了。”

  我抿着唇,不再多言,看向席慕深,“老公,我帮你拿包吧,一家人等你很久,洗洗手吃饭。”

  席慕深冷冷的打量一眼我,仿佛认不出我似的,将包递给了婆婆。

  我脸色惨白,强忍着屈辱,眼泪差点下来。

  方彤的嘴角微微勾起,眼眸带着些许得意之气,她笑得端庄娴雅的抱着身边的席慕深道:“慕深,我饿了。”

  “开饭吧。”席慕深扶着方彤,小心翼翼。

  在我的心中,席慕深一直都是高高在上,如同帝王一般的男人,何时会这么小心翼翼的对待一个女人。

  一家人入座,我也走过去。

  方彤坐在席慕深身边的桌位上,那里,本该是我的位置。

002:离婚的条件

  座位很多,但人也不少,大家都落了座,很快三张桌子周围都坐满了人。

  我突然发现,为了这顿年夜饭,准备了好些天的我,竟然没办法上桌吃饭,因为方彤把属于我的位置坐了。

  气恼和愤懑,让我整个人都在颤栗,我咬着唇,走到方彤身边,语气生硬的说,“对不起方小姐,这是我的座位。”

  我沉默寡言,不代表我没有脾气,不代表我能容忍别人践踏我的底线。

  我不能允许一个陌生的女人,当着这么多家人的面,霸占我的丈夫。

  我的举动,让在座家人们感到了惊讶,都默默的看着我,不少人眼中,露出一副看好戏的神色。

  方彤却不跟我说话,只是娇滴滴的黏在席慕深身侧,当我不存在。

  “你去客厅吃,将你的座位让给方彤。”席慕深回头,冷傲的眼眸淡漠的看了我一眼,冷冷道。

  将我的座位,给方彤……

  这一刻我明白,席慕深眼中,我也不过是个佣人,而且是免费的,挥之即来呼之即走。

  我没办法接受,承受着亲戚们幸灾乐祸的目光,一字一顿的说:“其他的我都能让,但这个位子,我不能让。”

  这话一语相关,我相信只要是个明白人,都能听懂我在说什么。

  或许这是我第一次用如此语气对席慕深说话,他不由得沉下脸,目光微冷的看着我,眸色中带着一丝诧异。

  想必是在猜想谁给我这样的胆子,敢跟他争辩。

  席慕深原本就五官线条分明,给人一种冷酷不近人情的感觉,而他此刻对着我,更像是冰冷的大理石,我紧张的捏住拳头,浑身绷紧。

  “慕清泠,你现在是在指责我吗?”席慕深不怒自威的声音,裹挟着骇人的寒气,席卷了我整个身体。

  我抖着嘴唇,垂下眼睑,隐忍着心中的疼痛,淡淡道:“不敢,但,这是我的位子,至少现在还是……”

  “慕清泠,你丢不丢人,我让你办年夜饭,你连座位都没有算好?你怎么当席家的少奶奶?”婆婆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当众对我呵斥道。

  我看着婆婆,已经豁出去了,道:“你们没有人说要加位子,而且,这是年夜饭!突然多出来外人,算怎么回事!”

  我故意加重“年夜饭”三个字。

  年夜饭原本就是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吃饭,方彤一个外人过来是什么意思?

  “你还敢顶嘴?”婆婆似乎被我的话气到,沉下脸道。

  我蠕动了一下嘴唇,没有再说话,道理辩不过,就只能这样颐指气使。

  在座的这么多人,全都吃着我做的菜,喝着我煲的汤,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替我说句话。

  席家人啊,忽然间,我觉得他们,也不过如此。

  “阿姨,算了,这件事情不怪席太太,是我和慕深没有考虑周到。”气氛一下子变得异常僵硬和尴尬,这个时候,方彤的话,打破了这种僵硬的局面。

  王兰原本就想要方彤当自家的儿媳,对方彤也是喜欢的不行。

  她一改对我的犀利苛责,对着方彤笑容满面道:“彤彤,让你见笑了,席家就是你家,你这么客气干什么。”

  “别装好人,我用不着你来帮我说话,你的确没有考虑周到,因为你根本不应该在大年夜,出现在别人的家里!”我没好声气的说。

  所有的矛盾,都是方彤引起的,结果,却偏偏还在这装好人。

  “慕清泠,你要造反?”席慕深站了起来,昂藏而冷峻的身体,让我感到了无尽的压迫。但我背脊挺得笔直,与他直视。

  我已经受够了。

  “其实,我的确不该在大年夜出现在这里……”方彤原本漂亮的脸,出现了一抹娇羞的绯红,这跟她在说的话,很不协调。

  那神情让我感到发慌,不好的预感,从我心口处,开始蔓延。

  “我怀孕了,已经两个月,是慕深的孩子。”方彤幸福的摸着肚子,靠在席慕深的怀里,对着我们说道。

  “轰。”脑子仿佛被什么东西炸开一般,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空气突然变得异常稀薄。

  原来,今天婆婆临时让我加的那些菜,就是给方彤的!因为那都是些孕妇吃的菜。

  婆婆竟然早已经知道她怀了孕!

  只有我一个人,像个傻子似的在宣誓主权,被人当成笑话一样看待。

  这一刻方彤的心里应该很得意,她早就拿了一张王牌,可以肆意的凌辱我。

  对于席家这样的大家族来说,孩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我也曾想给席慕深生一个孩子,可是……

  方彤成为了年夜饭的焦点,刚才的小插曲被揭过。

  大家都知道,这场争斗,谁胜谁败。

  方彤被婆婆他们包围,脸上洋溢着幸福和得意,而席慕深,则像是护着妻子的丈夫一般,体贴细心。

  我将目光看向席慕深的时候,发现他原本冷硬的脸,在此刻,竟然变得异常柔和。

  大年夜,年夜饭,团圆饭的这一天,我的丈夫给了我一场终生难忘的年三十。

  而这场盛宴,是由我亲自奉上。

  我机械般的挪动步子,孤零零的一个人离开餐厅上楼,哪怕是我坐在卧室里,都能够听到楼下的欢声笑语。

  我捂住眼睛,努力的不让眼泪流出来,可是,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流下来了。

  作为原配正室的我,却只能够窝在房间里哭泣。

  而小三,则是春风满面占有我的丈夫,也占有属于我的位置。

  慕清泠啊慕清泠,你还真是狼狈。

  我昏昏沉沉的躺在大床上,这里是我跟席慕深的婚房,可他七年来,他从来没有进来睡过。

  即便回家,也总是睡在一墙之隔的书房。

  七年了,我是不是,也该醒了。

  “慕清泠,跟我离婚。”在我想的出神的时候,席慕深推门走了进来,用一种命令的语气说道。

  轰……

  我被席慕深的话,弄得浑身僵硬,我睁大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席慕深两指夹着一根烟,缓慢的吐出烟雾,袅袅的烟雾,朦胧了席慕深那张邪肆冷峻的脸,让他如同暗夜的恶魔一般,嗜血危险。

  “说吧,你的条件。”他吐出一口烟,声音沉凝道。

003:求救席慕深

  “爷爷不会同意的。”许久之后,我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席老爷子在席家一言九鼎,答应了我爸要照顾我,才让我嫁给了席慕深,肯定不会答应我跟他离婚。

  “你想要用爷爷压我?”席慕深冷笑,“你别以为我就怕!”

  “不是……”我内心又是一痛,说实话,我真的累了,守着这样的活寡,也早该看清楚现实,可是爱让我蒙蔽了双眼。

  我提到爷爷,只是想要告诉席慕深爷爷现在身体不好,贸然提离婚可能会对他影响很大,但是他却误会我了,或许在席慕深的心中,我就是这么卑鄙的人吧。

  “不是就好,爷爷马上大寿,你只需在爷爷大寿之后,找时间跟他说明。”席慕深看了我一眼,表情异常冷漠无情。

  “我知道了。”我压下心中的痛苦,淡淡点头。

  原来他早就想好了对策,要让我去爷爷那说,这样爷爷就不会怪罪他了。

  “不管什么要求,只要不会过分,我都会满足你。”席慕深对我的识趣非常满意,他微微的眯起眼睛,像是恩赐一般对着我说道。

  我不想再跟他说话,开始收拾房间,可脑袋里混乱得要命,整理得一团糟。

  ……

  年初一,大雪纷飞,席家显得异常冷清,一大早,婆婆就张罗着,带着方彤去了那些亲戚家拜年。

  我被抛到一边,无人问津。

  我安静的坐在房间的窗子边上,看着窗外的大雪,心下无尽惆怅。

  七年时光,我终究没有能够捂热一颗石头,我和席慕深,最终,还是走到了尽头。

  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这么多年来,我的世界只有席慕深,失去他之后,我的世界还剩下什么?

  不知不觉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失神间,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清泠啊,清泠啊,你一定要救救你弟弟,这一次,他真的闯大祸了。”妈妈焦急的大喊。

  “妈,你慢一点说,慕辰又做什么了?”我听着妈妈在电话那边哭泣的声音,忍不住着急道。

  每回,我最怕听到的就是家里的电话,而且最怕的就是慕辰的事。

  “呜呜呜……你说我怎么这么命苦,生了这么一个小畜生啊,他怎么可以打死人……”

  “妈,你说什么?他打死人?”我听了妈妈的话,整张脸都白了,猛得一下站起来。

  慕辰一贯没轻没重,虽然成年了,却一点不成熟。

  要说打死人,也不是他做不出来的事情。

  妈妈在那边一直哭,没有办法抑制,我实在是受不了,对着妈妈着急道:“妈,你倒是说啊,到底怎么回事?”

  “他昨晚上在酒吧喝醉酒,打死了一个小混混,混混的同伙将他抓走,说一定要他偿命,你说我们要怎么办,你救救他啊?”妈妈着急的说道。

  “妈,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我能怎么救慕辰?他打死人,我还能够怎么救。

  “对了,赶紧找席慕深,他一定有办法!”妈妈出了个主意。

  毕竟血脉相连,即便慕辰做错事,我也不想他受苦,赶紧挂了电话,拨打了席慕深的手机。

  电话一接通,我便焦急的喊道:“席慕深,救救我的弟弟……他被黑社会的人带走了,救救他……”

  紧张让我失去了分寸,忘了一天前,我们的关系就已经口头上完结。

  果不其然,对方沉默不语。

  “对不起,我知道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打扰你,可是,我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办法……如果你很忙,我……我去想想别的办法……”我暗骂自己一声,太不争气,明明知道席慕深已经很烦自己,还总是在出事的时候麻烦他。

  “我马上到家,等我。”本以为他不会答应,席慕深磁性的嗓音却响了起来。

  简单的几个字,让我一颗纷乱的心,暂时的安稳下来,挂断电话,我通知了妈妈,向她问清楚了具体情况。

  没多久,席慕深打电话让我下楼去别墅门口。

  我立即小跑下去,上了他的车。

  只有他一人回来,我坐上副驾驶,心情莫名的紧张。

  席慕深黑着脸,冷冷道:“又惹了什么祸?”

  一个又字,让我听出了他言语里的不耐烦。这些年来,席慕深虽然对我冷淡,但对我娘家,依然如爷爷交代的那样,各种照顾,但凡有麻烦事发生,都是他帮我处理。

  也许,他早就烦了。

  在席慕深犀利冷酷的目光下,我抿唇回答道:“昨天跨年夜,慕辰喝醉了,和一个小混混打起来了,失手将对方打死,说是要让他偿命,已经将他带到城北的一个废弃工厂去了。”

  “偿命?”席慕深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轻哼,“这年头混混有这么大的权力么,我怎么不知道。”

  “什么意思?”我有些奇怪。

  “现在是法制社会!”席慕深语气生冷的回答道,“如果真死了人,警察难道是吃干饭的!”

  “也就是说,那个混混肯定没死!他们带走我弟弟,是别有用意。”我瞬间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还不算太蠢!”席慕深轻嗤了一声。

  我被骂得不爽,忍不住腹诽:全世界就你最聪明!

  席慕深拿出手机来,拨打了一个电话,交代一些事情。

  他语气低沉,我听得不太清晰,但应该是他在让人处理这事。

  最后一句我倒是听见了,而且瞬间让我心绪复杂:“不论如何,慕家现在是我照顾,由不得他们乱来。”

  当我见到慕辰的时候,是在一个私人会所的包厢里。

  慕辰满身污秽,却翘着二郎腿在喝红酒,还跟席慕深手底下的冷助理聊天,丝毫没意识到冷助理像看个傻子的眼神。

  看到他这种样子,我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去对着他的脸抽了他两耳光,“你这混蛋!平时赌钱喝酒都由着你,现在还敢杀人了?”

  “我没有杀人……我走的时候他还好好的,我真的没有打死他。”慕辰一边捂着脸一边对着我叫道。

  “少奶奶,事情已经查清楚了,那群小混混是故意想讹钱。”冷助理解释道。

  一声少奶奶,让我的心仿佛撕裂。

  如果不是少奶奶这重身份,冷助理怎么可能去救慕辰。

  可是,这重身份,很快就会没有了。

  我忍不住侧头去看席慕深,生怕他会立即剥夺了它。

更多精彩后续,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首页 - 枕边读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