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裸着,你窥探,我管你怎么想我

08-19 21:44 首页 秦小明



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自我和他我有何分别。


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在被他人的目光所奴役。


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从来就没有萌生过基于主体我的自由意志。


有太多框框条条的人,终究是没有格局的人。


太依赖别人获得存在感的人,终究是别人手中的提线木偶。


太看重他人对自身评价的人,终究是不独立也不成熟的巨婴。


常常听到有人在背后议论秦小明,难听的攻击的,抹黑的侮辱的,讥讽的嘲笑的,数都数不过来。


我从来不搭理这些人。


是因为我害怕?我默认他们的话?还是我傲慢清高?


都不是。


是因为跟这些低到尘埃里的嘴脸来往,一秒钟也不值得。


我就是我,好的我,不好的我;丑的我,好看的我;瘦的我,胖的我,都是我。


你认同我,欣赏我,喜欢我,我说声谢谢。你讨厌我,摸黑我,攻击我,我当你是臭水沟边的空气。


但终究来说,你怎么对我,和我无关。


我就是我,你喜欢,我是我。你不喜欢,我还是我。


我不为任何人而活,我只为我自己。


如果你发现我在取悦于你,那一定是我取悦自己时,顺便为之的事情。


千万不要觉得秦小明在无私奉献,也千万不要觉得我多乐于助人,更不要觉得我不求回报。


生而为人,没有什么比自私,自利,更重要。


相关文章→所有人都自私才好


生而为人,没有什么比独立,自由,更重要。


如果终其一生只活在他者的注视之下,那从一开始,你就没有活过。


或者充其量,你只是一个活死人。


我写东西给公众看,在某个意义上,就相当于把自己脱光,站到广场中央,接受各种各样不明来历,明处暗处的人的检阅。


不可避免,总有人在暗处,窥探完我这「丑陋的身躯和嘴脸」,然后像垃圾堆上空的苍蝇,或者腐尸上的老鼠一样,发出各种难听的声音。


这时,我是不是应该赶快穿起衣服,滚下舞台,保护好自己?


绝不可能!想都不要想!


我裸着,你窥探,我管你怎么想我。


我绝不可能把舞台让给那些只敢站在暗处的令人恶心作呕的苍蝇和耗子。


但是大多数人,会被这些噪音搞得意乱心烦,一步步否定了自己,一步步为了迎合他人改变了自己,一步步把「主体我」变成了「对象我」。


你不是为自己而活,而是为他人而活。他人的言语成了你行动的准则,进而定义了你的生活和你自己。


最终,你变成了一个提线木偶,你没有了自我启蒙,你也没有自由意志,你只是一具充斥着他者思想的躯壳,或者成了一具装了两只腿的会走路的书架,如果你是一个没有主体我而又无比喜欢读书的人的话。


当我发现我被他人凝视,我变成了他人凝视的对象,我成了他者,我在他人的目光下变质了的时候,我就会立马把自己拉回来,拉回到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轨道上来。


所有人,都必须足够的「自我」,才能真正完成从愚昧到启蒙的过程。


把自己拱手交给他人,成为他者的领导、监管、评价、陪伴、注视下的被奴役者,永远也完成不了自我意识的觉醒和自由意志的建立这一艰辛但又必要的过程。


不少时候,我们好不容易建立起自己独立思考问题,理解世界的系统,但一面临他者的不认同,便轻易动摇,甚至被摧毁了。


因为他者的存在,人们要在与他者的频繁接触中,发展出独立而坚定的自我意识,是一件充满艰辛的事情。


一些人从来就没想过要有自我意识,他们习惯把自己置身于他者的掌控之下。


一些人想过要建立起自由意志,但是一次次的尝试,总在这样那样的困难面前,轻而易举失败。


最痛苦的是那些意识到他者意识对自身的奴役,但又无力反抗的人。他们一直处在想逃离但又双脚被镣铐紧锁的囚境当中,他们极其可怜,但是又无可奈何。


以上便是所谓的,他人即地狱。


地狱并不在十八层地以下,地狱就在人间,在每个人周围。


要摆脱他者对自我的奴役,就必须时刻提醒自己,要避免被物化,被异化,要坚决拒绝他者对「主体我」的自由性和想象力的剥夺。


此外,也要花大力气,去练就强大的生存技能,以免为了生存而必须放弃自我。


遗憾的是,被他者奴役之人,往往亦是在生存这个问题上,面临困境的人。


放弃自我还是放弃生存,人们都选择了前者。于是这个世界上,活死人,就越来越多。


为了从活死人的状态当中,真正活过来,就必须发展出强大的生存技能,而这一点,是人们在年轻的时候,应该花大力气做的事。


再次遗憾的是,年轻人不但没有花大力气去发展生存技能,反而花了很多时间去迎合他者,从而早早地把主体我变成对象我,早早地阉割掉主体我的自由意志和想象力,也早早地变成了一个个的活死人。



  赞赏 

苹果用户长按二维码赞赏



秦小明 | 微博:PurpleFish


关注我

和20万人一起学习金融思维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


首页 - 秦小明 的更多文章: